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品诺小说 > 同人网游小说 > 余罪最新章节

第29章 阴差阳错

余罪 | 作者:常书欣 | 更新时间:2017-06-12 06:17:00
推荐阅读:师娘的诱惑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佣兵的战争我的贴身校花斩龙都市全能高手嫂子很美英雄监狱流氓高手II凤于九天
    ;    一封摊开的报纸后,露着一个寸发根根直立,青青头皮的男子,偶而间,看报纸的男子大手如蒲扇般抚过脑袋,习惯性地撇撇嘴,本来一副凶相的脸,因为这个表情显得滑稽,会让观者好奇,什么样的事才会让这个样子的牙疼!?

    是邵万戈,他用了半上午时间在观摩开化路刑警队拿下的这个系列诈骗案,当了十几年老公安了,他愣是看不懂其中的细节是如何发展的,敲门声起的时候,政委李杰、支队专管案件研判的罪案研究主任张新国一起进来了,他放下了报纸,请着二位坐下,开口直入主题道:“二位,可有心得?”

    “张主任先说吧,我非专业。”李政委李杰笑道。

    于是这位张主任排出疑点来了,第一,怎么在从业数百人的二手车市查找到这个走漏消息的嫌疑人?理论上就支队下夫也得一周两周,还不能保证正确,所以他怀疑,肯定有线人帮忙;第二,扮受害者没甚稀奇,是常有的事,可稀奇的他的抓捕地点,在一座层叠式建筑结构、有上万人的情况下准确定位到目标,这一点似乎目前大部分警用设备都做不到。第三点,从抓捕到突破仅用一天,这个堪称神速。还有他最想不通的一点,居然追回了超过一半的被骗赃款。

    邵万戈几次笑了笑,等疑点排完了,张主任脸上忧虑未尽,他笑着提醒道:“我们在找这种侦破思路和方式复制的可能,你不能全部给我疑点吧?”

    “这事有点邪性,而且不可能复制啊,我根本没看明白,他们在梧州抓到嫌疑人李红斌的同时,用什么办,把另一位同案,也就是李红斌的女友从老家诳来了……不但让案件迅速突破,而且还退了大部分赃。”张主任道。他愕然看李杰时,李杰正在偷笑,惊声问时,李杰笑道:“这个我真无评判,这个人有多邪您应该有所耳闻吧?”

    “嗯,是,赶着牲口群找回灭口案主凶的不就是他?”张主任道。

    “老队长又将了我一军啊,你们得帮我想想辙,现在警力不足、经费不足、侦破难度大等等之类的籍口,我是没脸说出来了。”邵万戈道,好难堪,好牙疼的表情。

    这是领导惯用敲边鼓的方式,无疑这一次敲得是相当成的,再有什么担子给你压下来,有怨言就有实例对比了:啊,瞧瞧开化路刑警队,人家有什么?不照样下了系列案子?

    是啊,事实摆在那儿了,你个支队还啃不下案子来,就说不过去了,张主任比较古板,对此爱莫能助了,他道着:“这是一种纯粹的个人行为,不可能复制到所有诈骗案件的侦破思路上……我还真想不通,好歹也是个骗子,怎么可能被几个刑警从头到尾骗了。”

    李杰终于忍不住了,嗤声笑了。对于支队长的难堪,他抱之以同情的态度劝着:“邵支,您急于推进破案率的心情我理解,可这种方式真是不能复制的,您就把他请来给各队上上课,也是闹几场笑话。”

    也是,曾经就请过,不过那人的水平不稳定,有时候出口就是真知灼见,有时候却是奇谭怪论,而且有把队员带坏之虞,这不几天就把熊剑飞带坏了,都敢给他甩脸了,整个案情的细节,居然不告诉支队长。

    “我手下要有这么个专治疑难杂症的人就好喽,新任厅长明天就到任了,按常规判断,上任第一把火啊,绝对是社会治安,一提社会治安,刑事案件首当其冲啊,这虽然是老生常谈的,可在领导关注的这段时间里啊,要拿不出点干货,怕是咱们都交待不了啊。”

    邵万戈道,话里浓浓的忧虑,从队长到支队长不仅仅是职务的升迁,同样也是眼光的扩展,你不得不放眼全局,从更高的角度去看整个治安的形势。

    沉默片刻,电话铃声,真是怕什么什么就来,市局办公室的电话,一接连邵万戈也徒然色变,紧张地安排着:

    “快,口头通知各单位打扫卫生,各刑警队暂勿滞留嫌疑人。”

    匆匆起身,李杰和张主任追着问怎么回事,邵万戈直拍脑门道着:“办公室口头通知,新任厅长可能已经到五原了,正在各警务单位明查暗访。”

    坏了,这要暗访,还不得挑一堆毛病,三个人各管一片,飞速地驶往各中心大队………

    …………………………………

    …………………………………

    钟鼓楼是五原市区唯一在市中心的古迹,从鼓楼区分局的门房,透地窗户就能看到尖尖的塔尖,大部分时候,门卫的表情和塔尖一样,亘古不变的那种平静,平静到漠然。

    证件递进来了,门卫半晌才去拿,看看对方,两个人,西装,一老一少,他警惕地审视着,还好,不像坏人,看看证件,红十字基金会的理事,他纳闷了,直问着:“到公安局干嘛?他的呢?”

    “有点业务,从警人员的人身保险类的业务……这位是我们基金会主席,和你们张如鹏分局长是朋友。”那人道,一指后面那位年过半百,头发花白,背着手很有派的老头。

    “噢,我们局长在楼上,二层,中间那间,您二位慢走。”门卫一听找分局长,又是朋友,小伙客气了,指示着方向,来访者笑吟吟地告辞,拿回了证件,进了公安局大院。

    “鼓楼分局是建制最早的分局之一,因为毗邻古迹的原因,建局三十年,基本没有动过……这儿的保存还是很完好的。”年轻的那位轻声介绍着:“分局长张如鹏,五十一岁。政委……是个女的,市局督察处处长兼任,叫肖梦琪。”

    老头嗯了声,不为所动,他目光所及是院子里的警车,保养的实在不怎么样,刮迹、擦迹,还有撞凹的地方就那么撞着,他看看表,上午十时一刻整,两人一前一后从办公区域走过,看了诸多不和谐的景像。

    标值班室的地方,民警在聚神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你以为工作投入是不?其实是扫雷沉迷。联网游戏是不可能装的,这种小游戏就成了民警的最爱。工会那地方,从窗户上就看到两女一男三位女警聊着什么,其中一人还忙着摘着豆荚,肯定是瞅空在分局不远的菜市场买的,拾掇好准备午饭。到了分局长、政委办公室……咦哟,根本就没人。

    年轻的不敢说话了,年老的脸黑了,匆匆的脚步很快走过,明显和其他警务单位一样,闲得闲死了,忙得忙死了,而忙得你未必能看到,闲着可天天在眼前晃悠。

    东面上楼,西边下楼,准备离开时,才发现这是个二进的院子,年老的那位背着手,踱步进了这个院子,一层滞留室,没人,沿阶而上,二层似乎是一个会议室的地方,看标示“协查办公室”,年老的回头奇怪地征询着。

    “积案协查办公室,全市大部分失去侦破价值和时效的旧案,原始案卷都统一集中在这儿。”年轻的那位道。

    “这是推诿责任的一种方式吧?”年老淡淡地问。

    “也不尽然,刑警不可能拿下所有的案子,总要有疏漏……对了,据我了解,他们正在组织对积压、旧案,特别是频发的诈骗案子清理,刚刚还上了制报……”年轻的掏着公文包,从一摞报纸里拣出了一份,负面消息不少,正面消息很好找。

    年老的粗粗一览,眉间有笑意了,拿在手里道着:“这才是当警察该干的事。”

    随手推门,然后表情僵硬,话会咽回去了。

    这个偌大的办公室居然还真有人,两人伏在桌上呼呼大睡,一个头仰着,脸上盖着案卷,居然在打着呼噜,这个时间里睡得这么香,让人实在怀疑此时是上午还是午夜。

    老头有点愠怒,年轻的有点尴尬,偏偏那几位睡得好香,他不知道该不该吼醒,正僵着,有人拿着案卷从案架后伸出脑袋来了,直问着:“你们谁呀?怎么随便就进来了?”

    “噢,我们……随便看看。”老头省悟了,随口道。

    “这是个随便看看的地方吗?”蔺晨新拿着案卷,指着两人,已经有当警察的气质了,吼着两人,那年轻的赶紧拦上来解释着:“警官同志,我们是……省厅宣传部的……这个这个……”

    年老的一扬手里的报纸,找到最佳的切入点了,蔺晨新恍然大悟道:“来采访我们……已经采访过了。”

    “咱们内部还需要详细报道一下嘛……对了,昨天采访,不能累成这样吧?”年轻的问,指指那几位睡觉的。

    “找目标啊,忙啊,昨晚累了一晚上,今早四五点才休息。”蔺晨新道,哥几个泡吧直到午夜以后,今早一来,岂能不睡。

    “他们是……”年轻的问。

    “不就是报上那几位……这个报道有点过份啊,兄弟们辛辛苦苦把人抓回来,连名都留不下,一概统称,公安民警……最可气的是,这么大劳,到现在别说奖励,一毛钱补助都没有,我们还得自己垫钱,我都不纠结了,这破警察当不当吧,也没啥意思……。”蔺晨新发着牢骚,他没有注意到,他的言语不但把两位来人说得脸上起黑线,而且把睡着那几位惊醒了。

    “这谁呀?”汪慎修眯着眼。

    “怎么随便进来了?”骆家龙不悦了。

    “吵什么吵?睡会都不安生。”鼠标脸上的案卷滑下来了,他悖然大怒道。

    哇,有个性,老头张口结舌,蔺晨新粗粗解释了句,三个睡醒的,脑还不清着呢,骆家龙在道着,我胳膊麻了,汪慎修揉着脸道,自打离开警校,好久没有伏桌睡觉了,真尼马香。鼠标却是翻着豆豆眼,指着来人问:“哎,老头,瞎掰吧,你绝对不可能是宣传部的。”

    “那我是哪儿的呢?”老头笑着问,眉色一挑,觉得长得奇形怪状的这小警颇有点意思。

    “穿这么好的西服……汉奸,他戴的什么表,贵不?”鼠标狐疑地审视。

    “瑞士机械表,有些年头了,古董表,市值最少十五万。”汪慎修判断道,老头一惊,下意识地缩胳膊,然后蔺晨新惊愕喊着:“哇,土豪!这么老的土豪?”

    年轻的气着了,要说话,被老人拦住了,他笑着问:“还有呢?”

    “皮鞋保养得这么好,鞋帮都发亮了……骆驼,什么牌子?”鼠标又看到了疑点。

    “看不出来,样式很老款,这种个性款式得定做吧……哎我说,大叔,你们这是?”骆家龙有点醒了。

    “我找你们分局长张如鹏,他不在,随便走走,这儿安静,就来这儿了。”老头笑道,看着鼠标那怀疑的样子,他好奇地问:“还继续猜吗?我打赌你猜不到。”

    “猜到了。”鼠标一拍桌子,指着愕然地两人道着:“开发商。”

    开发商!?骆家龙几人也听傻了,凭什么迹像能猜到这个结果。

    “打领带、穿西装、敢在警察面前晃,不是科局长,就是开发商。”鼠标一拍巴掌,睿智地判断出来了,摆着手道:“去去去,找局长办私事去吧,我们忙成觉都睡不上了,还来捣乱。”

    两位来人一愕,一噎,无语相对了。

    这无语的样子,还真像被猜到底了。

    “标哥,他还拿着报道咱们的报纸呢。”蔺晨新觉得不对了,似乎这两位谦虚的气质,不太像土豪。

    “快算了吧,想套近乎呢,问问分局长的情况呢……不信你查他们证件?”鼠标道,几人都看着不速之客,两人果真是尴尬不已,拿不出证明身份的东西来,然后标哥一挥手:“撵走,警务单位也是你们能乱蹿的?这要在总队,得把你们抓起来。”

    一吼,案卷一铺,仰头又睡,骆家龙和汪慎修还没起身,蔺晨新已经挥着手去去去,不管你们是多大的土豪,在我们这里找不到你的优越感啊。

    于是,两人头回被几位懵然的小警轰走了。这和遭遇到的漠然、无视不同,让两人感触颇深,像是受了打击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鼓楼分局。

    半个小时后,才见到分局长张如鹏和政委匆匆赶回,肖梦琪是组织送那位诈骗嫌疑人女友返乡的,怀孕期间,不追究其从犯刑事责任,由当地公安来人接回去了。她是半路接到市局的通知的,匆匆赶回来时,正和张局长碰头了,两人第一时间揪住门卫了,肖梦琪持着手机上的图片问门卫:“这个人来过吗?”

    门卫愕然点点头,然后肖梦琪和张局同时心抽紧了,市局办公室口头通知各单位了,新任厅长曾经是纪检干部,喜欢明查暗访这一套,办公室的口吻是,谁出事谁负责。

    而这里,恐怕毛病不少,谁可能想到,人家会从你那一方面挑毛病,偏偏这公安部门,除了保密区域都不接监控,回头只能从不多的监控上看到了那位领导走马观花地看了几眼。

    下一刻,分局长揪着值班室的在训了,是不是玩游戏了?

    再下一刻,又训着工会里那几位上班就当上麻将场的训,是不是瞎唠了。

    又下一刻,肖梦琪发现领导居然去了后院,她心想恐怕要坏事了,急匆匆奔去,一推门,汪慎修和骆家龙在闲聊,蔺晨新反倒最敬业,还在看着那眼匪夷所思的案卷,关键是鼠标还在睡着,她惊惶问着情况,骆家龙几人齐齐点头:来过。

    然后她踹了鼠标一脚,训斥着道:“睡觉不在家睡……这人来的时候,他也在睡?”

    “不,他们都在睡觉?怎么了?警姐?”兽医凑上来汇报了,一汇报,气得肖梦琪快昏厥了。她压抑着怒意,拽着蔺晨新问:“后来发生了什么?看了眼就走了?”

    “不,被标哥撵走了。”蔺晨新道。

    哎哟,把肖梦琪气得咬牙切齿,骆家龙嗅出不寻常来了,紧张地问着:“这谁呀?”

    “不会是……”汪慎修惊得后背一颤,想到一种可能。

    鼠标惊住了,瞠目结舌看着,不知道自己又捅什么娄子了,肖梦琪直接道着:“即将到任的厅长李绩优和他的秘书续学同,你们拽了啊,撵走一位警监。”

    吧唧,椅子一摔,椅子上的标哥直挺挺后仰栽倒,然后听到了标哥痛不欲生的呐喊:哎哟妈哟,哥这拼命又特么白费了,甭想尼马提拔提拔了,这下死定了。

    “怎么了这又是?”肖梦琪看看几人表情怪异,她问道。

    “标哥猜那老头是开发商,还说了,打领带、穿西装、敢在警察面前晃,不是科局长,就是开发商……然后就把他轰走了。”蔺晨新严肃地道,有点同情痛不欲生的标哥了。

    肖梦琪表情痛楚,欲哭无泪,指指几位,欲语却迟,就那么憋着表情走了。

    “哥几个,我不是警察,没我的事啊……形势这么严峻,我看你们也自身难保了,我得撤了啊。”

    被几个警察瞄着,蔺晨新嗅出味道不对来了,匆匆就跑,出了门又伸回个脑袋来喊着:“喂,哥几个,晚上还泡妞去不?反正你们都这样了,破罐破摔跟上我混得了,咱们一块组织泡妞培训去,肯定比工资高。”

    吧唧,骆家龙一本案卷,直砸过去了,蔺晨新一缩脑袋,拍上门逃之夭夭了………
余罪最新章节http://www.pncll.com/yuzu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嫂子很美凤于九天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超级透视系统鬼医倾城妃全职高手我们是兄弟择天记大天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