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品诺小说 > 仙侠武侠小说 > 寻情仙使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家震怒

寻情仙使 | 作者:陈风笑 | 更新时间:2017-05-31 22:05:34
推荐阅读:遮天凡人修仙传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三界血歌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无界仙皇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剑王朝重生在神话世界
    宁致远遇刺?李永生愣了一下,也顾不得打人了,“这……什么时候的事情?”

    “半个时辰之前……或者还不到半个时辰,”雁九忧心忡忡地回答。

    “进屋里说,”李永生四下看一眼,冲她点点头。

    他俩进了大厅,安贝克也缓缓起身,乖乖地站在那里,莎古丽很想上前看一看,张木子却是冷冷地看着她。

    以李永生看来,宁致远遇刺固然是大事,但是朝安局没必要这么紧张。

    但是雁九并不这么看,她叹口气,“看来这几日,我也得搬进你的小院来住了。”

    “没搞错吧?”李永生的眉头皱一皱,有个道宫的张木子一直缠着,他已经很不方便了,现在又多一个朝安局的雁九?“你住我这里做什么?”

    “避嫌啊,”雁九苦笑一声,很无奈地回答,“你能证明我的行踪。”

    开什么玩笑?李永生没好气地看她一眼,“不是我笑话你,你觉得自己行刺得了宁致远?”

    雁九幽幽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叹口气,“关键是宁御马遇袭,朝安局……可能会有嫌疑。”

    “朝安局是傻瓜吗?谁敢行刺今上的大红人?”李永生还是有点不理解,不过下一刻,他就愣住了,“你是说……因为莎古丽他们?”

    “没错,”雁九点点头,一脸的郁闷。

    朝安局听了宁致远的吩咐,将莎古丽三人送到了朝阳大修堂,按说是讨好宁御马的行为。

    但是宁致远遇刺的时机,实在是太敏感了——朝安局这边将人送来,他那边就遇刺了。

    这种情况下,是个人就要琢磨一下,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没有,毕竟魏公公是个很少吃亏的人,前脚将人送走,后脚就行刺宁御马,旁人还不好怀疑到他——他已经示弱了嘛。

    但是正因为不可能怀疑到他,所以他才有嫌疑——要行刺了,所以才将人先送过来。

    当然,内廷对掐的戏码虽然多见,但是用行刺的手段很罕见,不过换个角度看一下:宁致远只是今上的弄臣,除了内廷,他还能得罪什么人?

    宁御马再红,也仅仅是才蹿起来的,他的影响力还到不了三院六部和内阁。

    正是因为魏岳有嫌疑,雁九才开始紧张,魏公公肯定不可能直接出手针对宁公公,十有**还是要授意朝安局来做,她虽然没能力行刺宁致远,居中调度却是可能的。

    尤其是,她还是将莎古丽三人带到朝阳的负责人,那么按常情推断,她很有可能心里有怨怼,也有可能是刺杀计划的指挥者。

    当然,这个可能性是极小的,但是深明内廷做派的雁九,一点都不敢小看这极小的可能性——只要内廷认为你有嫌疑,人家根本不讲什么证据。

    朝安局以往做事,从来都是以自由心证为主,只要被怀疑的对象无法自证清白,那么就是嫌疑人了。

    至于说成为嫌疑人之后,会享受到什么样的待遇,那就不用提了,雁九成天使用这些手段,深深了解其恐怖,她半点都不想自己成为被对付者。

    这些解释说起来长,但是其中的因果并不难懂,李永生一开始是没想到,一旦想到这个方面,他也是秒懂。

    李某人不是玩阴谋诡计的好手,但智商还是不差的。

    与此同时,魏岳正在铁青着脸发话,“我不管有多难,我只要结果,只要结果!若是三天之内查不出行刺者的背景,后果……你们自己想吧!”

    宁致远遇刺是在东城,不是个特别敏感的地段,但是御马监的司监,在京城被人刺杀,这性质真不是一般的恶劣。

    魏岳知道消息的时候,就骂了一句,“握草!”

    他经年在权力中枢打滚,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自己有行刺宁致远的嫌疑,也有这个实力。

    魏公公心里这个冤屈,也就不用提了,我都已经决定,不跟宁致远正面相抗了啊。

    反正不管于公于私,他必须高度重视这个案子——在京城内,公然袭击内廷十二监司监,这根本不是挑衅了,而是猖獗!

    袭击者为三人,一个女人拦道喊冤,宁致远兴致来了,停下马车打算主持一下公道,不成想旁边直接有符器打了过来。

    马车上是有护符的,不过袭击者身为化修,一次攻击就击碎了马车的护符。

    紧接着,第二道攻击如影随形而至——还是一个化修。

    这一击,直接将宁致远身上的护符也打得稀烂。

    两名化修看到攻击得手,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分头远遁。

    几乎在两人撤走的同时,拦路喊冤的女修自爆了——合着这位,也是个压制了修为的司修。

    司修的自爆很恐怖,宁致远雪上加霜不说,还有旁边的民居也被波及,死伤超过了两位数。

    最要命的是,这女人自爆,目的并不仅仅在于杀伤,她用一种诡异的秘术,扰乱了天机。

    也就是说,想通过天机来推演的修者,没了用武之处——朝安局里,就有擅长天机推演的人,根本捕捉不到,行刺的人会有什么根脚。

    尤其令魏岳感到不爽的,是他现在都不知道,宁致远的伤势有多重,是不是已经挂了?

    不过按道理来说,宁致远应该还没有死,否则御马监的小太监,大约也没胆子挡着朝安局的人,不让进去了解情况。

    岂止是朝安局?连司礼监的随堂太监前去,也被御马监挡在了门外——须知那可是随堂太监,连天家都可以随时见,却偏偏见不到宁御马。

    御马监的小太监倒没有那么强硬,只是哭诉说,我们已经汇报了天家,恳请天家做主。

    说来说去,是不信司礼监这些人了。

    魏岳胡乱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去找天家汇报了,这个事儿性质太恶劣,比顿河水库的事,不知道恶劣了多少倍。

    顿河水库案虽然轰动,但只是针对黎庶去的,而这个案子,直接刺杀的是本国顶级权贵!

    重要性能一样吗?根本都不能比!

    少年天子的心情很不好,换成谁在他这个位置,心情也不会好,宁致远只是弄臣,不是权臣——起码目前远没有成长到权臣。

    你说这刺客刺杀谁不好,偏偏刺杀个御马监司监?

    所以他对魏岳的态度也不好,语气很冲地发问,“这朝安局干什么吃的?多久能抓到凶手?”

    魏公公犹豫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对方遮蔽了天机,我正安排他们全力调查,不过现在最先要考虑的,是天家您的安全。”

    这也是推卸责任的法门,先转移了天子的注意力再说——谁知道宁致远被刺杀,是不是调虎离山之计?

    然而这一招,他用错了对象,眼前的少年天子,比先皇的胆子大多了,他冷笑着发问,“是不是我被刺杀了,对方依旧可以扰乱天机?”

    魏岳的汗刷地就下来了,心说尼玛哪儿有这么比喻的?“天家您万金不易之躯,只要防护得当,刺客根本不可能接近您。”

    “原来你也知道,不可能接近我啊?”少年天子闻言冷笑一声,然后就是勃然大怒。

    “我还当他们能直入皇宫呢,既知不可能,你说我的安全做什么?是不是打算抓不到凶手的话,拿这话来搪塞?”

    “天家息怒啊,”魏岳叹口气,却也没有多慌张,而是又使出了一招,“若仅仅是刺客,倒也罢了,但是天家您想过没有?指使行刺宁御马的,会是什么人?而他们的目的,是不是仅仅限于一个宁御马?”

    天子愣住了,停顿了片刻之后,才冷笑一声,“照你这么说,他们的目的可能是我喽?”

    魏岳摇摇头,“我也不敢妄自猜测,不过,既然是目的不明,天家小心点总是没错。”

    “既然是猜测,你当有怀疑对象了,”少年天子极为霸道地发话,“说出来你在怀疑谁?”

    “呵呵,”魏岳只能苦笑了,觉得今上脾气太糟糕,比先皇难伺候多了——我就算有所猜测,敢说出来吗?

    “不说也由你,”少年天子一摆手,阴森森地发话,“三日之内捉不到凶手,你乞骸骨吧!”

    有你这么任性的天家吗?魏岳忍不住暗暗腹诽,宁御马被刺确实是大事,谁都看得出,对方是花了大心思的,不说两名化修,也不说司修的自爆,只说自爆还能扰乱天机的秘术,就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三日之内抓不到人,你就要我乞骸骨?

    拜托了,我可是堂堂的内廷第一人,是被称作内辅的!

    不过天家这蛮横态度,倒也让他可以横下心来,将某些猜测,自然而然地说出来。

    魏岳叹一口气,无奈地发话,“假设,我只是假设……天家您也知道,宁致远他跟军方的关系,不是特别好。”

    少年天子闻言,鼻孔中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轻哼,“还有呢?继续!”

    握草,魏岳心里暗暗叫苦,就算你还想听,我也不敢继续说了啊。

    他小心地看天家一眼,发现少年天子正眯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魏公公无奈地叹口气,“您的大典虽然过了,但是……”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寻情仙使最新章节http://www.pncll.com/xunqingxians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遮天凡人修仙传修仙狂徒重生在神话世界求魔百炼成仙一念永恒聊斋大圣人不朽凡人大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