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品诺小说 > 同人网游小说 > 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

第六百六十五章 局势反转

无限道武者路 | 作者:饥饿2006 | 更新时间:2017-06-10 22:53:57
推荐阅读:师娘的诱惑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佣兵的战争我的贴身校花斩龙都市全能高手嫂子很美英雄监狱流氓高手II凤于九天
    故老相传:上古周武王灭纣之战,由于天人未分,各路神仙纷纷下界各助其主。待周朝建立,天下已定,神仙也各自归位,不过还有部分仙家法宝依旧为周王室把持,定日针与赶山鞭,就是其中两件。至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以至遭戎夷来袭,杀身亡国。当时秦襄公率兵救援周朝,立下赫赫战功,得到周王室的信任而封为诸侯,赐岐山以西之地。为避戎夷袭扰,周王室决定将都城从镐京东迁洛邑时,便派襄公为周平王护驾,宫中一切辎重宝物都嘱咐与他加以托运。谁知襄公表面上忠心耿耿却在护驾运宝的途中来了个顺手牵羊,暗地里将这两件宝物窃走了,此后直到周王室宣告退位,春秋时代结束都秘而不宣。

    战国年间,蜀郡太守李冰征发民夫修都江堰,眼看汛期来临,却由于工程浩大而迟迟不能完工,面临着功亏一篑的危险。李冰苦思冥想无计可施,只得奏明秦王,获恩准动用定日针,定日延时,加班修渠,很快如期建成了千古工程——都江堰,避过一次倾国之灾,留下千古佳话。

    而在合纵连横的年代,韩、赵、魏、燕、齐、匈奴两度联合攻秦,动用列国之兵,雄兵百万,塞关列阵、铁壁合围,以攻秦国。不料秦兵神出鬼没,如从天降,进退自如,打得列国兵将晕头转向,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皆因当时秦国有赶山鞭此宝。秦兵欲过险关,无需硬闯,只需手握此鞭,以笞山岳,便可叫巨巅飞逝,层峦让路。秦兵便可尽得地利,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来去自如,令六国卒不及防疲于奔命。

    待秦并六国之后,秦始皇征发民夫修筑长城,为尽快完成工程,竟不惜以定日针将太阳定在天空,大幅延长一天的时辰,以致当时民夫一天吃十二顿都有大把人饿死、累死。其中孟姜女之夫万喜良也因此而死。而后孟姜女哭倒长城,秦始皇本欲杀之,却惊艳其美貌,欲纳其为妃。孟姜女假意应承,却要秦始皇答应将万喜良葬于东海,并在出殡之日向秦始皇要求一观定日针,再乘人不备携定日针同投东海。秦始皇暴怒,以赶山鞭屡屡驱山填海,要逼东海龙王将孟姜女与定日针交回。东海龙王束手无策,幸有龙女请缨,变化成孟姜女来见秦始皇,又设计将秦始皇灌醉,偷走赶山鞭回归东海龙宫。至此秦国两宝皆失,秦始皇又心灰意冷而暴毙东海之滨,秦朝这才两世而亡。

    这些民间传说大都是本着一颗黑秦国与秦始皇的心编的,而且还编得漏洞百出,也不想想既然都能够移动山脉了,那还修个屁长城,或者为啥不直接赶山埋了各国联军之类。不过传说归传说,眼下对于仙秦来说,定日针、赶山鞭两件定日月牧河山之宝却是真实存在而且始终都为秦始皇所牢牢把持,其中赶山鞭就曾将洪荒先天凶兽相柳一举镇压于海渊,而当前这一刻,王宗超却俨然要面对还要来得更加神奇莫测的定日针!

    即使是剑廿三,事实上也做不到完美停止时光,确切的说只是做到停滞一定范围内的物质运动,并大幅延缓能量运转,但对于心灵与思想,却几乎并无桎梏,所以围观群众才很好生体会一番剑廿三带来的震撼。此外诸如“时**迷界”之类甚至能让时间停滞倒流的手段,除了精神层面的时感幻象外,关键也是局限于自身佛国领域才能施展,与宋天倒转一个独立小空间的时光,以及米谢丽加速自己领域的时光没什么本质区别。然而眼下,王宗超却确确实实领略到什么才是真正完美的时间停止。当定日针当空降下,一切都真正停止了活动。除去王宗超之外,在场的所有人中,根本没有人会感受到这种停止,也不会有人因此而感到震撼,因为他们的思维同样停止了活动。

    真正能够例外的王宗超,则是因为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天魔视角”,这才真正让王宗超从另一个角度目睹眼前整个世界被“按了暂停键”,以及从空中缓缓降下,宛若成了世界中枢,操纵一切的日晷。

    “留给我的,仅有0.1秒时间!”

    混沌原力是借助暗黑世界的地狱原力与天堂原力对撞而生,虽然在炸开一瞬间,这种力量也随着王宗超炸开的维度而遍及高维时空,但随着维度重新回缩,混沌原力也同样随之一同降维,混同时空的特性大大减弱,它所能够混淆的时间,最多不过0.1秒。这是其初始底蕴所限,哪怕后来已数度升级,但始终没能跨越这一根本局限。

    凭着这0.1秒的微小转圜余地,王宗超全身内外身神都在燃烧、升华,除去九大已毁的窍穴之外,所有窍中身神都彻底燃烧归一,化为超越时光限制的武道元神,破体而出,直冲向空中降下的日晷。

    一切有关时间的概念在这一刻彻底失效,似乎只是一刹那的工夫,却又似乎沧海桑田一般无比长久……终于,王宗超的燃烧所有身神而发出的武道元神,已触及了这根日晷。

    但也就在此时,空中的日晷忽然团团转动,四周原本凝固的时间洪流便绕着日晷之下的十二个次第亮起的时辰团团旋转,重新恢复了流动,化为无尽无极的滔滔潮汐,滚滚奔流涌去。

    只见重新恢复行动的郑吒再次开口,吸气收声,将从四面八方向他集中的音波重新吸回他口中:“!咎不往既以可都切一,降归意愿你要只,信印方官的认确气龙过经有面上,书文贤招份一有里这我,静冷万千,动冲别”

    虽然恢复了流动,然而这一次,时光洪流却是换了一个与原先截然相反的方向,逆转而流!

    于是坐倒的王翦重新站起……被压垮的大殿地面恢复原状……郑吒、宋天、罗应龙又从新从还原的地面弹起……巨大的压力从地面反向天空释放,又回归虚空……王宗超自发崩溃的九窍还原……王翦破碎的盾甲重新复原……宋天等人身上的受创突然恢复……王宗超将打在他们身上的力道重新收回拳头……随后王宗超与王翦脱离接触,身形又忽然缩小并随着混沌元气向后飞退……罗应龙的天幕重新复原将钟鼎包裹……万象碎灭钟的金壁还原……王宗超一直退回九渊归元鼎中……九渊归元鼎复原……极速飞行的王宗超在开辟出的星云空间中继续倒退而飞,速度越来越慢……脊椎九窍重新散成混沌不定,将散未散状态……

    终于,也就在七杀戮神刃刚刚摧破王宗超脊椎九窍的这一瞬,时光倒流停止!

    此时此刻,九渊归元鼎的压缩万物的巨压,万象碎灭钟的阴阳离散震波尤在,天一真水的功效尤在持续,但对于王宗超来说,接下来却俨然已成了第二轮重构九窍,由于有了第一轮构造九窍,以及运用其作战直到最终崩溃的经验,这一次王宗超来得轻车熟路,避免了许多之前犯下的根本性失误,对巨压、巨震以及天一真水的利用也变得更加有效,如此重构的窍穴,豁然变得稳定完美许多。

    事实上,即使是第二轮重构,距离真正统一微宏两相的成熟圆满新型窍穴依然相当遥远,但如果说“第一轮”的完成度根本就不到半成,这“第二轮”的完成度俨然已有了一两成。之前第一轮仓促完成的窍穴哪怕不全力投入作战,也顶多维持不到半个时辰就会自我崩溃。如今重构的窍穴如果不用于高强度作战,却已勉强可以一直维持下去了,不过一旦用于作战,也就是多坚持个几分钟,最终依旧非要崩溃不可。

    “怎么回事?莫非秦始皇真的做到以定日针逆转了洪荒世界的时光?没有道理的,哪怕是执掌时光大道的祖巫出手,只怕也需要其它十一位祖巫肯与之配合才有可能做到!而以天魔视觉来看,也的确不存在这种逆转!”

    即使经历了这等匪夷所思的变故,王宗超心神依旧镇定沉稳,心境通透,默察前后,顿时发现有一切关于逆转时空的记忆与体会,仅仅存在于本体。至于天魔视觉,所观察到的仅仅是在七杀戮神刃毁灭了脊椎九窍的同时,忽然有莫名时光波动围绕着本体荡漾扩散,紧接着本体忽然多出了一段又关于临阵重构九窍,再破钟鼎而出,与王翦等人大战,将所有人打倒之后又面临定日针逆转时空,重新回到原点的记忆。

    从某种程度上,这又不仅仅是记忆,之前那段身神随窍穴重生破灭,凝聚蓐收法相以及燃烧身神遁出武道元神的一切,都来得无比深刻具体。这种感觉,就像自己被来自二十多秒后的未来的自己夺舍了一般!

    “过去唯一,未来无穷。以这种时空观推之,秦始皇的做法很可能不是真正逆转了洪荒世界的时光,而是用了某种手段,将无穷多个未来之一的我的意识逆转回现在,或者,也有可能是先将我的意识投放到某一种有可能发生的未来之一,再重新逆转回归!

    山不过来,我自过去。这种仅仅针对某个人意识的时空逆转难度,根本就不到逆转整个真实世界的时光的亿万分之一。甚至,我在未来时空中燃烧升华的超越时空意志,都有可能被顺水推舟利用了。不过仅仅从我的角度,这两者的效果与表现却几乎相同,若非天魔视角,我也无疑觉察不出两者区别。而且诡异的是,逆转回来的记忆中,却也是存在天魔视角的,真说不清这种逆转到底会不会对天魔视角起作用。”

    此时九窍已然重构,而且威能与稳定性更胜那一段未来中的状态,王宗超在分心探究时光逆转的真正本质的同时稍为发动,已然轻易瓦解了四周的金属键禁锢。

    随即在天魔视角中,只见鼎外的郑吒借机对王翦劝道:“……既然形势已非万无一失,我等何不稍留一线,向他阐明要害,若他愿意归降,便可避免钟鼎被毁,玉石俱焚之险……”

    又听罗应龙哈哈一笑:“所谓临阵突破,还不是脱了我天一真水的福……此人身中都天神煞,还被迫强行临阵突破炼窍法,这世上的本命修持之法,又岂有这般儿戏之理?此人若不是已成了纸糊的老虎,再过片刻就会不攻自溃,我的名字从此倒过来写!……”

    王宗超顿时心头豁亮:“之前的事又继续重演,看来意识逆转回归,拥有那一段‘未来’记忆的唯有我一人,郑吒、罗应龙等人都没有,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存在那么一段未来,也难怪天魔视角未曾从他们身上觉察到时光波动的痕迹。不过如此说来,罗应龙对我的估测,从某种程度上才是客观正确的结论!”

    其实破立九窍,只是王宗超在诸窍迟早被毁情况下的索性行险一搏,要说成功的把握那是基本没有的。照常理说,即使王宗超尽得人仙炼窍法的所有诀窍,在没有外力帮助下,只怕至少也要闭上几十年的关才有可能初步摸到合并两种炼窍法的有效途径,若运气不好,只怕上百年都不行。所以眼下哪怕有钟鼎提供的巨震巨压,以及天一真水的神效,这么被迫无奈的赶鸭子上架,也就像一种仅仅存在于概念中的,连图纸都只是几页残缺涂鸦草稿的高科技武器忽然加班加点强行赶制出来,而且未经任何测试修正就立即投入高烈度的战役,却偏偏还能成为决胜关键一样不可思议。

    所以也就是说,秦始皇选择逆转的那个未来,多半是无数个未来中王宗超运气最好,表现得最好的那一个,也难怪那个未来中罗应龙始终都是一脸“这特么的绝对是开挂”的懵逼。这种感觉,和一个人看着一头猴子在一台打字机上胡乱敲打却打出一句前所未有的绝妙诗词基本差不多。但如果有时光之神将猴子敲打打字机的亿万中未来中特别挑出某一种逆转再现,却是有可能做到这点。

    对于王宗超来说,未来并非完全不可观察,但哪怕是借助九空武界观察未来,未来也依旧是变幻纷芒的无数种可能性的集合,要从中提炼解读出有用的信息需要耗费许多心力。若想加强对未来观察的有效性,只能尽量缩小观察的范围并尽量排除变数,比方说仅仅局限于观察自身,排除一切外来干扰,而且在此期间守住心念只坚定去做某一件事。某些离群索居,清心寡欲将自身的一切弄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修士,很可能就是为了方便看清自己未来道路。至于在香格里拉借佛祖舍利佛光所看到的未来则是另一种极端,仅仅展示了一种宏观大势,并不具体到每一个人,就像你无法看清并预测大海的每一朵浪花的动向,却可以判断出海潮的涌动大势。但无论哪一种,都没可能像秦始皇一样精准锁定某一特定未来,再加以逆转!

    “虽然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秦始皇不是逆转了真实世界的时光,但仅仅能够做到我猜测中这点的秦始皇也已经快**到没朋友了,一种有可能彻底统一天人、人仙两道,升华到一个不可思议境界的全新炼窍法就在他这么一番逆转操作下初步奠定根基,虽然还是很浅薄的根基。至于为什么刚好逆转到我的窍穴刚刚被七杀戮神刃摧毁的一瞬间这点也颇为耐人寻味,看来是要逼我无论如何都要试行这一种全新炼窍法不可!”

    恢复了行动能力后,王宗超又将手抬起,分解了一发当头斩落的七杀戮神刃,将其力道分散存录于自身骨骼。这七杀戮神刃虽然凌厉,但发动只涉及七百七十七个主窍,威力其实不如王翦需要调动八百八十八个主窍的正方质量波,而且并无拳意,只是纯粹的力道。若以维持九窍长久不崩溃为前提,王宗超目前已无法随意施展拳意实质境界的威能,不过依旧能够轻易模拟出拳意实质以下巅峰人仙的能力,加上琉金之骨与悟彻金性之力,又有“上一轮”经验,堪堪能够化解七杀戮神刃。

    “好一个化整为零!”只听鼎外的王翦出声赞叹:“……悟彻金水二力,成就堪称空前,更勿论还能临阵突破炼窍之法,本将若不能亲自一试成色,岂非遗憾?”

    “相比‘上一轮’,对话语序已有微妙不同,蝴蝶效应开始发挥作用了?”王宗超一时却有些踌躇起来,如果纯粹按照“第一轮”的流程,接下来就该是自己被镇入第九渊,又在第九震之下施展一气生万界与光磁烈旋破鼎而出,如今再造九窍比“第一轮”还要来得完善不少的王宗超绝对可以干净利落将王翦等人“再一次”全部打趴下。不过这样一来,再造九窍依然免不了再次崩溃,只是可以多坚持几倍的时间罢了。秦始皇这么不惜逆转时光成全自己,总不会是为了看自己如何更狠地打自己属下的脸吧?

    而且更令王宗超困惑头痛的是:如果自己依旧这么再干上一番,是否还会有定日针降下,将一切再度逆转。虽然理论上,真实世界已经发生过的一切就是不可改变,秦始皇哪怕再次逆转时光都无法将之逆转到九窍还未定型之时。但如今他又如何判断出自己究竟是身处真实世界的时空,还是处于真实世界的某一分支未来?

    “若老将军决意一战……”此时郑吒正在继续向王翦进言,忽然一道龙形天光从天而降,紧接着怀中的招贤文书自动升空而起,在虚空中徐徐展开。虽然那原本只是一幅三尺见方的文书,但如今却延绵无尽,占据了所有人的视野。

    “故土义士王宗超德才兼备,虽曾抗拒王师,亦能知进退,存仁义,不曾大肆杀戮仙秦将士,有感于此,特赦前罪,免去刑罚加身,暂授以神机处少宗傅之职,着其即日赴任!”

    滚滚浩荡宏音伴随至大至伟帝威直印在场所有人心神,待郑吒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招贤文书不仅内容有所改变,而且落款的青龙军将印已经隐去,化为一方古朴堂皇的印章,上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

    “谨遵始皇圣帝法旨!”王翦单膝下跪领旨,之后才起身向贾易纷纷道:“撤钟,开鼎,请出王少宗傅!”

    “这是……始皇亲自下旨?”郑吒一时还转不过弯来,茫然如入梦中,不知所以。

    “这算是什么……传说中的杀人放火受招安?”罗应龙更是当场石化,整个人愣在原地。

    然而事已至此,罗应龙如今什么事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万象碎灭钟停止震动,笼罩的金光收起,紧接着九渊归元鼎重重解压,最后鼎盖开启,已经恢复成本来面目的王宗超从中缓步走出。

    直到此时,空中的文书才恢复成一幅卷轴,但上头已多了道道玄黄龙纹,落入王宗超手中。

    “王少宗傅还了本来面目,果然风采超凡,自有一道宗师气度!”王翦浑然没有因前一刻还要将对方置之死地而表现出半点尴尬,只是向王宗超不咸不淡地拱手称贺,“恭喜王少宗傅了,想来以君之能,晋升大宗傅,也是指日可待!”

    神机处,也就是仙秦探究命修、炼窍与身神之秘的最高机构,同时也遵始皇之旨向特定的对象传授前沿的炼窍相关秘法。至于宗傅,原本含义是宗室之傅,负责教授仙秦历代皇子皇孙,共分少宗傅与大宗傅两级,后者已有资格教导太子,可谓帝师。不过由于仙秦至高皇权尽归秦始皇一人,宗室虽然血统高贵,但其实已完全没有掌握皇权的可能性,加上两千年下来,宗室已经繁衍成一个良莠不齐的庞大群体,所以宗室在相当程度上也趋于一种地位象征罢了。不过宗傅之名沿用下来,其大致含义依旧不变:一是他们所传乃是不能广泛公开,为皇家所严格限制流传范围的绝学。二是他们奉旨授学的对象都是地位极高仙秦要人,连各大军团将军,都要通过宗傅获得前沿炼窍法。

    所以虽然神机处诸位宗傅名声不显,远不如正式开宗立道的仙秦宗师来得显赫,但在高层特定的圈子中,他们却是地位超然,连王翦、蒙恬等人都要客客气气,以半师礼相待的存在。由于他们心无旁骛,一心一意专研炼窍法,所以每一名宗傅,起码都是拳意实质境界,而且精通不少根本不在军方流传的奇奥绝学,至于地位最高的三位大宗傅,虽然从不见公开出手,但传闻都有全面凌驾于各大军团将军之上的实力,其中甚至不乏人仙、鬼仙同修,且都臻于绝顶的存在!

    九渊归元鼎与万象碎灭钟并不能阻挡秦始皇传旨,而且除了旨意上的文字之外,一切相关的详细信息也已通过龙气向王宗超传念,所以王翦并不担心王宗超不了解这一切的具体涵义,而且看样子,他似乎也同样没有将王宗超会拒绝抗旨的可能性考虑在内。

    “神机处少宗傅?怎么有一种干回老本行的微妙感?话说以秦始皇掌控时光的能耐,真的会对主神空间与轮回者一无所知吗?”

    王宗超心中嘀咕,面色如常,也不卑不亢地向王翦拱手应道:“先前多有欺瞒冒犯,还望老将军见谅。”

    王翦哈哈一笑:“无妨,此一时彼一时!既然圣旨特赦,哪怕你过去犯下滔天大罪,此时此刻也都一笔勾销。不过圣意不可欺,不可违,当下虽天恩浩荡,法外开恩,却绝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

    “始皇陛下襟怀手段,我亦不得不服!”王宗超点头称是,罗应龙在一旁暗自咬牙:这家伙不是狂霸酷拽**得一人抗一军,不把仙秦放眼里,怎么眼看着说怂就怂了?

    郑吒则松了一口大气,虽然不清楚秦始皇突然介入是怎么回事,但至少眼下已不必再为王宗超与仙秦继续怼下去而提心吊胆,而且对蒙恬也有了一个理直气壮的交代,虽然这样一来,蒙恬利用王宗超代表青龙军参与千秋竞擂的算盘看来也落空了。

    不冷不热地寒暄几句后,王翦又道:“虽说以往一切皆已不便计较,不过荆无殇毕竟是我麾下将士,本将还需一问其下落。”

    “他坠入深海后,被我救出,又将全身封入晶石,藏于试炼之地千里之外的一处礁石下。”王宗超坦然回道:“再过一年半载,晶石就会解封,无伤他性命,若将他寻回,我亦可直接出手替他解封。”

    其实王宗超已练成共工法相,只要还身在共工界,无论相距多远,都可以直接感应带有他力量的凝固晶石,遥控解封。不过眼下当着罗应龙等人的面,这点信息就没必要白白透露给他们了。

    “只是小事,不需烦劳王少宗傅,既然圣旨宣你即日前往神机处赴任,可就千万不要耽误超过十二个时辰了。”王翦呵呵一笑:“不过还有一点提醒,君虽获特赦,但之前以伪冒身份获得的军功也自不能作数,所以完成金水两大强化所耗三十六万馘军功也不能相抵,将来还需偿还。”

    “这个无妨。”王宗超连眉都不见皱上一皱,随即问道:“我对于金水强化合一,以及金水之力倒是小有心得,若抛砖引玉,说不定会让这类强化完善一些,不知可抵多少军功?”

    “这个要看你能帮忙完善到什么程度了。”王翦闻言一怔,双目精芒微现,又瞥了罗应龙一眼道:“若你能够让金水强化完善到不需天一真水都能进行的地步,百万军功,绰绰有余!

    此外,宋督军与郑校尉也正要进行金水合一强化,若你能向他们面授机宜,让他们自愿以军功来换,也自无不可。不过你眼下最多再逗留个半天功夫,此后便需赶往神机处就职!”

    王宗超颔首而笑:“也好,那我就稍为演示一下我刚刚领悟出的一些小玩意,若各位能有所指教,便算是彼此交流,不计较军功亦是无妨。”

    “这家伙,真把自己当宗傅,开始收费教徒了?”罗应龙只觉一阵无力,真是个哭笑不得,不过见王宗超口中讲述,手上比划,寥寥几句间,心神却也不由自主被吸引,毕竟金水合一强化,他也是已经完成的,所以王宗超所领悟的东西,对他很可能也有重大的意义。

    不过无论如何,他都做不到全心全意去信任王宗超所说,否则一个不好就会被对方误导。而且对方摆明是要针对郑吒的状况加以解说,相比彼此知根知底的队友能够马上心领神会正中要害,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成了鸡肋一般。

    ……………………………………………………

    在一派深红的空间,血海无边,血潮层涌,但却没有丝毫浪花溅起,无比粘稠的血海,自有一种污秽、沉沦的意境,无论任何事物落入其中,都会被其侵蚀、侵染,没有生命的活化过来,有生命的生命本质则会出现异变,从此永远无法摆脱血海。

    血海之上,阴霾压抑的天空点缀着无数星星点点,但却并非星星,而是无数枚泛着斑斓毒芒,咕噜噜乱转的眼珠,它们沿着诡秘的轨迹在空中移动运行,道道异彩毒芒纵横来去,在血海之上交汇出变幻莫测的霓虹极光,诡秘之中,亦有一份迷人的瑰丽。

    血海无边,但四面却俨然有五十六位极为庞大,而且形态与气息各异的魔神身影,仿佛一座座高山四下围住,似在守护,又似在圈禁。

    血海之中,忽然有一口长而弯曲,刃面薄如蝉翼的刀升起,犹如一道长虹般横架血海,此刀近乎透明,只有极淡的血色在刀面氤氲流转,漫天毒芒在刀上交相辉映,将长刀彻底渲染成一道彩虹,慢慢的,七彩混合到一起,竟然变成一种无色,让长刀彻底隐去。

    就在长刀隐去的同时,五十六尊魔神身影忽然出现波动,似乎因此而感到不安。

    “行了,收旗吧!我已经彻底吞噬了他的一切,我的血神领域,我的化血神刀,已再次蜕变,变得前所未有的完美!”

    血色空间中,忽然有人长声大笑,紧接着铺天盖地的血海连同毒眼天空忽然团团收缩,聚成人形,再化为一个俊美的金发青年。

    与此同时,血色空间的边缘,五十六尊魔神身影一下散开,化为十二万九千六百缕血线,交织在一起,化为一方血色旗帜,紧接着血色迅速隐去,镀上一层金边,变成一杆华贵金旗。

    当一切撤走之后,只见现场却是一处诡异的天地,大地支离破碎,幽深不见底的裂壑到处遍布,举目所见尽是血湖血泊血河血海,猩红的血浆化为万丈血瀑向裂壑倾泻,地面上也长满奇形怪状的猩红色的妖异植物,充满了凶邪与不详。

    “这么快?虽说有我布阵辅佐,又借了句芒界与玄冥、奢比尸界贯通地域的幽冥血海之气,但那怎么说也是一名化神老魔啊!”持旗的昊天啧啧称赞,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

    “小看我。”莱因哈特阴沉一笑,“被囚禁了上千年加上功法反噬,他的寿元本就所剩无几,肉身随时会崩溃,成为我的一部分,是他继续存在下去的唯一选择!再说,我也保留了他的独立意志,只不过必须以我为主罢了!”

    “也是,要不是已经半残的化神老魔,只要肯归降,蒙恬也不至于随便祭出来当消耗品。”昊天摇旗而笑,饶有兴趣问道:“我听说万眼毒尊古罗摩在横行的数百年间挖了过千万人的眼睛,虽说大多数是已死之人,不过活人也是挖了不少,就是为了修炼某种惊天动地的秘术,不过此后就被镇入镇魔井,也不知这项秘术炼成没有?”

    “就让他自己来回答你吧!”莱因哈特诡秘一笑,随即将身一变,化为一名身穿一件遍布眼睛图案的道袍的老道士,老道形貌看来平凡不起眼,唯有一点异常,便是他没有双眼,鼻梁两边,只有一片光滑的皮肤,竟似天生无目之人。

    “吾所炼者,为天命腐仙大阵,此阵需集三百六十五种至衰至异之命主之眼,以及与命主有命数纠葛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人之眼,合并炼成万眼腐仙天网,此阵勾连天地红尘命数,交织成恢恢天网,所毒所腐并非具体之物,而是命数气运,若成,即便真仙入阵,也要在劫难逃,只可惜功亏一篑。”

    古罗摩只说了寥寥几句,随即重新化为莱因哈特,对昊天傲然说道:“你也不必指望还没有完成的东西了,不过他所炼的毒能够进一步提升我的化血神刀的力量,这已经够了!”

    “据我所知,目前仙秦手头最厉害的毒,大概就是来自相柳的吧……”昊天满脸遗憾,“如果你有机会弄到手,说不定还能让化血神刀强上加强。洪荒世界,可真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啊,就凭这一处地利,我的蚩尤旗也已经修复不少了。我有预感,这一次团战能够幸存下来的团队,实力肯定会有质的突破!”

    “相柳之毒,弄不到也没什么……”莱因哈特傲色不改,“我已经足够强大了!”

    “那么你现在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了?”昊天关切的问道,“如果对上中洲队的王宗超的话?”

    莱因哈特表情一僵,面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问道:“你在拿我开玩笑?”

    “说笑罢了,哈哈……”昊天干笑了几声,又摇头叹息:“这个人的武力的确已经破表了,只怕连天神队中也没有这么强的存在。不过在这个任务中,他的劣势恰恰就在于太强了。由于太过强大,他无法及时调整自己心态,一开始就自然而然地将自己置于仙秦的对立面。如果我的布置能够顺利实施的话,接下来应该不用太过担心他了。”
无限道武者路最新章节http://www.pncll.com/wuxiandaowuzhel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嫂子很美凤于九天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超级透视系统鬼医倾城妃全职高手我们是兄弟择天记大天王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