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品诺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无尽神域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七章、神迹之境

无尽神域 | 作者:衣冠胜雪 | 更新时间:2017-06-12 07:03:17
推荐阅读:触墓惊心我是大玩家超级农民三界独尊最强的系统圣墟武神空间神荒龙帝万域之王刀破苍穹
    readx;天工山前院,是久久的一片寂静。

    望著那站在院子中心,一身灰衣,神情苍茫,出现不过短短片刻,却引起喧然大波的年轻人,所有人的表情各异。

    “你,真是天白?”

    院子另一头,仇九风揉了揉眼睛,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身影,依稀熟悉,却又给他那么陌生的感觉,明明只不过相距十数丈距离,却又如同两者之间隔著千万重云端。

    他作为伦音海阁主事长老之一,自然见过秦天白那如日中天的那段时候。

    只是后来,传出秦天白被废,而他也被调离伦音海阁,来到此地作为伦音阙分部主事,自此之后,再无见面。

    然而这一次,再见,秦天白给他的感受,却又与之前截然不同。

    若说意气风发,不如过往;若说锋芒毕露,再无分毫;若说雄心壮志,似乎尽皆息隐。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反而更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连他这位伦音海阁寥寥有数的气穴境后期强者,都看不透了。

    不错,就是看不透。

    连他也不知道秦天白现在到底应该属于什么境界,连他也不知道秦天白现在达到了哪种等级,是混元,气穴,还是……

    甚至……仇九风都不知道,他到底还会不会道气?

    因为,在秦天白身上,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道气流转过的痕迹,连他出过的那一掌,也只是普普通通,看起来毫无特殊。

    但就是那样“特殊”的一掌,却一掌化消了龙鹰长老最后毕全生功力于一身的‘万龙灭印’,这是何等可怖的能力?

    若说他普通,怎么可能普通得了?

    可若说他特殊,在他身上,又看不到任何强大的影子。

    这让仇九风甚是郁闷。

    不止是他,其余七宗弟子,执事,乃至长老,亦皆是露出同样的表情,疑问,困惑,不解,探询,好奇……

    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敢真的亲口问出来。

    仿佛他们一旦开口,就打破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灰衣男子回过头来。

    这是一张并不俊俏,但却镌刻满了风霜的脸庞,虽仍年轻,但眼睛之中,却藏著无法掩饰的倦怠。

    但是,却谁也无法否认,这是一张有著魔力的脸庞,只要看一眼,就绝对记忆深刻,终生难忘。

    他朝仇九风微微欠了欠身,笑了笑,开口道:“见过仇长老。”

    微笑之时,露出一口白牙,如漫天百花开,刚才眼睛之中的疲惫迅速褪去,多了一抹温柔。

    听到这熟悉的话声,一瞬间,仇九风激动起来,甚至难以自以:“你真是天白?”

    到此时,他已经确定,眼前这人,的确是十年前,那如日同天的那名伦音海阁弟子,他们的希望之星。

    原来他没有被废,原来,他又回来了!

    这一刻,仇九风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惊喜,比发现了一个潜力可能不错的厉寒,多出近百倍的惊喜。

    没错,就是惊喜。

    没有谁,能比发现自己宗门后继有人,而且是能将宗门发扬光大的人,重新回来,更惊喜的事情。

    这是值得每一个伦音海阁弟子激动,振奋的消息,相信消息传回宗门,一定会引起更大的风暴。

    他正要凑上前去,与之叙旧,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四周的天工山弟子,长老,刚开始一个个没有反应过来,一片寂静,呆滞,盯著地上龙鹰长老死不瞑目的尸体,全部不敢妄动。

    但是,仇九风的话,惊醒了他们。

    这些人抬头,朝四处看了看,却见到整个天工山分部,已是一片狼藉,零落,再不复往日的繁华,热闹和兴盛。

    而自己宗门这边的弟子,个个负伤,残肢断臂,全是被最后那一波冲击波给撞到,不少人骨断筋折,死伤惨重。

    所有人刚开始是茫然,茫然过后就是痛苦,痛苦过后就是愤怒,愤怒之后就是行动……

    所有人对视了一眼,忽然,为首的一名黑衣弟子带头朝站在场地中央的‘荒天君’秦天白冲去,怒喝一声道:“你杀死了长老,我们要给龙鹰长老报仇,罪徒,纳命来……”

    而其他天工山弟子,长老,亦是齐齐舞刀弄剑,朝秦天白冲来,气势汹汹,个个眼中,都带著刻骨的仇恨。

    显然,他们把自己使用禁招,结果累脱力而死亡的‘龙鹰长老’的死,算在了突然出现,把其击败的‘荒天君’秦天白的身上。

    这些人,在恨火的燃烧,是不会有任何理智的,只知道烧红了眼,所有人都跟著大部队朝前杀去。

    一时间,千军刀马,兵器纵横,一股股寒意弥漫,四处都是刀光剑雨闪烁,气势滔天。

    所有人誓要把眼前之人,碎尸万段,给他们的长老报仇。

    然而,面对如此恐怖的场景,秦天白却只是微微叹息了一声,而后信步走入他们中央,双手微微扬了两次。

    “砰砰砰砰砰……”

    一名名天工山弟子,长老,全部朝后倒飞而出,如同滚地葫芦,原本剑如森然的天工山前院,瞬间响起了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然而,待得尘埃落定,这些在天空中“哇哇哇……”乱叫,以为定要骨断筋折,摔落在地的天工山弟子,长老,却忽然发现,自己全身上,居然一丝伤痕也没有,也没有任何伤势。

    “这……这是怎么了……”

    所有人一个个迷茫不解的摸摸自己身上这边,又摸摸那边,两眼茫然。

    几名面容凶狠的天工山弟子,还以为自己运气好,爬起身,又骂骂咧咧的冲了上去,但转瞬又被击退飞回。

    重新落地,依旧毫发无伤。

    这些人面面相觑,几次之后,终于发觉不对,这才知道是对手手留情,不忍伤了他们,忍不住一个个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要说他们这么多人,其实还不凡气穴境的强者,但一齐上,居然连一名年轻弟子都打不过,这已算够惊骇。

    但更惊骇的是,对方能打得过他们,也就算了。

    但要如对方这样一般,连衣角都挨不到半片,却又把自己等人全部击退,击飞,再落地之后,居然又保持毫发无伤。

    那就算是他们原来的主事长老,‘龙鹰长老’裘天洛全盛时期,也做不到。

    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个个面色难看,终于意识到眼前之人,完全不是他们可敌,终于是没有再敢往前冲上去了,但仍是一个个以仇恨的目光望著那人。

    秦天白没有管他们,径直走过他们,所过之处,春雨甘霖,一丝丝奇异的灵气之雨降,落到每个受伤的人身上。

    这些人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所受到的伤势,竟然开始在自动好转,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伤口缩小,结痂,脱落。

    内腑恢复通畅,精神重归清明,脑海比任何时候都活跃得多,如同进入了天人交感的状态。

    如果这个时候修炼,他们相信,一定事半功倍。

    所有人面面相觑,片片几个呼息之间,这些受到冲击波震伤,或者残废的人,居然一个个重新又生龙活虎起来。

    除了断掉的肢体无法重接,死掉的人无法重生,所有人体内的伤势,外表的创痕,甚至以前他们修炼时,产生的一切暗伤,都消失无踪,仿佛直接化光飞走一般。

    所有人都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酣畅淋漓之感,如同虚脱。那不是力气耗尽之后的虚脱,而是大道飞升,酣畅极乐的那种快乐虚脱。

    所有被他从旁经过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待他走过,站著活动了受伤的僵臂,却见他们已经能行动自如,而且比往常更加灵便,随即便一个个露出讶然与惊惧之色。

    这是什么手段?

    神一样的手段吗?

    灵光化雨,大道普照,百病消除,万厄顿解。

    对于那些不理解这种能力的弟子,只能以看神魔一样的眼神看向从他们中间走过的灰衣男子。

    而稍微了解一些的,却比他们更惊骇,更讶异,更加脸色苍白。

    因为他们明白,那是什么样的手段。

    或许,那已经是接触到了一丝‘道之轨迹’的手段了。

    而道迹,是法丹境强者,才能专有的手段。

    水生万物,自然之道,日光普照,天生地长,无所不穷!

    “他,难道……已经接触到一丝法丹境的能力了吗?”

    不提这些人心中的惊骇,一身灰衣的秦天白,缓缓走到躺倒在地,死不瞑目,浑身精气神全失,如同一具枯尸般的天工山‘龙鹰长老’身前,低头看了他一眼,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

    “又是何苦,又是何必?”

    他喃喃念道,随即,俯身,左手在其脸庞之上随手一抹,将其将那对不能合目的双眼合上,开口道:“咎由自取,怨不得人,虽然行为不可取,但念在你行此极端也是为宗门,让你闭目吧。”

    “冥河之桥,一路走好!”

    说完,站起身,越过他的尸身,直接走向另一边,虚脱在地的厉寒。

    身后,所有天工山的弟子,一片惊讶,羞愧,痛恨的目光,望向那人,却是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们有心反驳,有心反击,报仇,可惜,眼前之人太过强大,超出了他们想像的极限。

    那么多人都不是他一合之敌,他们实在不知道再拿什么,去与面前之人对抗,所以都只能眼睁睁的看著,他亲自走到自己宗门长老的尸体面前,给他合眼,然后又起身,走过,越过他们……

    “你是厉寒?第一次知道你的名字。但其实,我们是见过的,而且不止一次,不是吗?”

    走到软脱于地的厉寒面前,秦天白却一脸微笑,出人意料地开口说道。

    全场顿惊,而后一个个把目光转向地上的厉寒。

    ……

    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大家的订阅,每一个,都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因为有你们,我才能写去。谢谢大家~。~
无尽神域最新章节http://www.pncll.com/wujinsheny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圣墟武神空间神墓绝美冥妻武王武动乾坤大总裁,小娇妻!摸金天师傲世九重天将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