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品诺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大清隐龙最新章节

058 道德洁癖

大清隐龙 | 作者:心净 | 更新时间:2017-04-09 07:16:05
推荐阅读:重生之贼行天下校园全能高手醉迷红楼大主宰全能戒指逍遥小书生我的神之系统赘婿绝世唐门天唐锦绣
    肖乐天生生被华若翰的话给气乐了,心说你一个外交家居然还说什么道德?你陪着英法一起阴大清朝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想着道德呢?

    “公使大人这种理解实在是让我感到诧异,这是非常正常的生意啊,您怎么能往犯罪和阴谋上联系呢,兄弟我所作所为不正是在规范大清的金融市场吗?难道公使认为现在清朝陈旧的金融体系很先进?”

    肖乐天表面上看很客气也很恭敬,但是心里早就骂开了“你个老奸商,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我扔给你们的肉骨头有多肥吗?不用你们美国人动用军事力量就能打开大清的商业壁垒,这不正是你们梦寐以求的吗?谈判装 逼也不是这个装法啊,小心用力过猛绷断了。”

    肖乐天并不知道,现在华若翰内心也在翻腾,他根本就没想到肖乐天居然抛出了工业特区这个大蛋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公使大人是真动心了,但是他清楚的记得总统阁下给他发来的电报。

    “予我的私恩,我会用我的生命来回报,但不可用我的道德来做交易,我的双手不能扶持任何一位野心家,愿上帝保佑肖乐天!”

    就这么一句话的电报,华若翰立刻明白林肯总统的潜台词了。总统不是不想卖给肖乐天这些东西,而是要按照法律程序来,这种只针对政府级别的生意,以肖乐天一介平民的身份来购买是绝对不行的。

    还是道德洁癖啊,这种名垂青史的政治家,其道德洁癖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虽然略显固执但是不能不让人佩服啊。

    公使华若翰依然摇了摇头“肖先生,实话对您说了吧,总统并不在乎您所想要的这些条件,这对美国的利益并没有影响,相反如您所说还会有很大的好处……但是,对于总统阁下而言,你用什么身份购买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到最后华若翰公使咬了咬牙狠狠心说道“想要达成交易,只有两个条件,第一你必须得到清政府的交易授权书,或者你成为督抚级别的高官,这样别说飞剪船了,就连战舰我们都可以考虑卖给你……”

    “另外一点,你必须保证你的所作所为不是用来阴谋颠覆你的母国,如果发现这样的端倪,美国会立刻停止交易……”

    哎……肖乐天长叹一声。这时候的美国和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霸权主义十足的美国完全不一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时候的美国是一个具有开拓创新精神,甚至在道德上很严于律己的国家,这是一个未来强国兴盛的起点。

    真实历史上,美国就是在林肯维持了国家统一之后,国运进入快车道,依托于广阔的领土和充沛的资源,再加上移民国家没有任何的历史包袱,在南北战争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段不到五十年的时间内,迅速成为了地球上国力最雄厚的国家之一。

    而一战结束之后,美国当仁不让的成为了世界的霸主,综合国力世界第一。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当一战结束后美国国内却孤立主义盛行,一直到二战美国人都对外面的国际事务没什么兴趣,顶多就是做做买卖什么的。

    一直到珍珠港事件,美国才正式参战,而那时候二战都已经打了一半了。

    肖乐天一直有一种感觉,二战之前的美国和二战之后的美国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国家,二战之前美国在世界上很少体现出霸权形象,他更像一个有着严谨道德的青年才俊。而二战之后的美国,已经变成了一个学坏的猥琐大叔,满地球欺男霸女去了。

    现在不是考虑那么远的时候,肖乐天从华若翰的语气里听到了坚决的味道,他知道这应该是总统先生最后的条件了,谈判到这里就已经进入了僵局。

    “让我找满清拿一份授权书?或者得到一个督抚的身份?”肖乐天苦笑着看着公使大人“您说这两件事可能性有多高呢?”肖乐天的问题换来的同样也是华若翰的摇头苦笑。

    找两宫太后或者奕?要这种授权书,这完全是个笑话,跟自杀没啥两样。而清朝的督抚都是一二品的实力派大员,已经是地方官的顶峰了,就凭肖乐天这个二鬼子海外孤客想当?别说门儿了,就连窗户都没有啊。

    包厢内的沉默持续了十分钟,肖乐天仔细的思考了很多最后突然笑了起来“公使大人,感谢您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见我,也请代我向总统先生表示敬意。至于总统阁下的要求,我想一个月之后就能给您一个答复了……”

    这时候肖乐天突然贼贼的一笑“督抚的身份恐怕是很难了,不过我觉得我这个人有宰相的命,没准一个月之后我会以宰相身份跟您谈这笔生意哦……”

    华若翰和刘易斯当时就愣住了,他们还以为肖乐天发疯了呢,你现在连个九品官都不算还想位极人臣?再说了清朝也没有宰相这个官职啊,莫非是军机处大臣?这更扯淡了,督抚都当不上你还想进军机处?

    肖乐天和美国政府的第一次非官方谈判就在公使大人的一头雾水中结束了。当华若翰和刘易斯在使馆保镖的护送下钻入一辆不起眼的清国马车离开后,在长街的另一头突然跑来了一名气喘吁吁的小伙计。

    “掌柜的……老掌柜的……您快去看看吧……”等小伙计跑到沿海楼门口后,一眼就看见肖乐天了,小伙计是在山神庙里战斗过的,他当然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大老板,赶紧一个千打下去“给肖爷请安了……”

    “别弄那么多的虚礼,赶紧说怎么了?”范镰问道。

    “哎呀,掌柜的不好了,就在刚刚一辆拉粪车突然在咱们店门前翻了,满街都是腌臜物,我们冲出去讲理,结果来了一群地痞流氓,三两句话就已经打起来了……”

    “混……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洋行还没开业呢,万事和为贵对付这些地痞你们给钱不就行了吗?”

    “掌柜的不行啊,听当地人说这都是小辫孙的手下,咱们大前天就把拜门的红包送去了,足足四百鹰洋啊,放北京城里这也是大礼了,可是还是不行,还来找咱们的麻烦……”

    肖乐天一听眼睛就瞪起来了“哎呀,这是拿咱们当土鳖啊?龙爷,你通江湖上的事情,你去打探打探……”身后的项少龙拱了拱手,催马直奔洋行而去。第一时间更新

    肖乐天的洋行名字很俗气,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他开的一样,起名就叫‘乐天洋行’现在牌匾已经被红绸子包裹住了,就等后天良辰吉日让肖乐天揭幕了。

    乐天洋行距离沿海楼非常近,就在一条大街上,几匹马一会的功夫就已经看见门口混乱的场面了。

    洋行的门前翻倒了一辆毛驴拉的粪车,土黄粘稠的五谷轮回之物泼的满地都是,呛人的气味顶的肖乐天脑门生疼。一个浑身脏兮兮老头正站在粪车上破口大骂呢,在他的面前十几名地痞无赖踩着粪汤就想往店里面冲。

    这时候看守洋行的正是罗火那十名火枪手,他们在店门口围成一个半圆死死挡着无赖的冲击,小伙子们现在已经气疯了,斗大的拳头咣咣的往这些无赖脑袋上砸。

    “哎呀!你们惊了老子的驴,掀翻了粪车,你们还敢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父老乡亲们啊,你们就这么瞪着眼看着?任凭外人欺负咱们本地人……都冲上去打啊,把粪给我泼到红绸子上,泼到牌匾上,我看他们还怎么开业……”

    粪车上的瘦子一看就是头目,现在正拼命的鼓动周围的百姓也往上冲呢。在人群中,一些不务正业的地痞无赖随声附和,大声嚷嚷着外地人欺负本地人了,很是蛊惑了一些百姓。

    罗火他们十个人已经气的天灵盖都要崩了,别看他们是伙计但是他们可是杀过人见过血的商队护卫,一旦血气冲上头,战斗力根本就不是街头小混混能够比的。别看以少打多但是防线守的牢牢的,地痞们冲了十多次,死活就是接近不了店门口。

    粪车上的瘦子也急眼了,他是小辫孙手下的一员干将,外号脏老鼠。塘沽地面上基本上下三滥的活都是他来干,今天小辫孙下的是死命令,粪水必须要泼到系着红绸的牌匾上,一定要让肖乐天的洋行还没开业就变成全塘沽的笑柄,让所有人商家都膈应这个洋行。

    肖乐天还真别不信邪,甭说古代了,哪怕是现代社会做生意也要讲究一个激励,顾客要是知道你的买卖还没干就让人泼粪了,你的信誉度可就基本为零了。

    “妈的,你们还戳在这里当死人吗?给我上去打……”肖乐天连气再加上臭气熏,都已经气懵了。这时候他身边的护卫们早就两眼喷火了,就等肖乐天这句话了,说完一个个催马就想冲过去。

    这时候范镰突然大吼一声“谁都不要动,买卖没开张就开兵见仗,以后谁还敢跟咱们做生意?万事和为贵,这口气必须要忍……”

    “老掌柜你疯了?这都欺负到门口了,咱们还要当缩头乌龟吗?”年轻的护卫们气呼呼的就想往前冲,而范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邪劲,堵在护卫的马头死活就是不让路。

    这时候项少龙开口了“都听老掌柜的,咱们洋行不能没开张就变成塘沽人的笑柄,要知道洋人也在看笑话呢……”说着龙爷眼神向远处其他洋行的窗户处打量,那里缩头缩脑的有十好几长洋人的面孔。

    龙爷跳下马,从人群中轻松的挤出了一个小胡同,很快就站在人圈子里面了,只见他抬头看着骂街的脏老鼠,一声低哼“哼……”这一声响就跟声波武器一样震的脏老鼠脖子一缩就是一个激灵,连带着附近看热闹的人都感觉心头被敲了一样。

    龙爷左手拇指中指呈环状,摆在胸口第三个扣子上,一个简单的手势一摆,脏老鼠当时冷汗就下来了。

    这小子也不顾腌臜,跳到粪水中,点头哈腰的,双手急速变幻了几个姿势,两个人居然如同聋哑人一样,比划起了哑语。

    连三分钟都不到,脏老鼠已经满头大汗了,最后他居然打了一个千,二话不说带着十多名地痞扶正了粪车,扭头离开了。

    肖乐天都看楞了“这就完了?打了打哑语就撤了?”

    范镰不愧是老江湖,他轻声的在肖乐天耳朵边说道“这是盐漕两帮通用的江湖切口,看来龙爷辈分很高啊,这帮孙子惹不起龙爷……”
大清隐龙最新章节http://www.pncll.com/daqingyinl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大主宰全能戒指赘婿绝世唐门神座武极天下万界永仙万鬼之祖醉枕江山马前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