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品诺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触墓惊心最新章节

102、婊子村

触墓惊心 | 作者:黑岩湘西鬼王 | 更新时间:2017-04-25 22:30:27
推荐阅读:我是大玩家超级农民圣墟最强的系统武神空间三界独尊神荒龙帝万域之王刀破苍穹神墓
    我想都没想道:“这个人肯定是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借口挖铜矿,破了天落山的风水福祉。”

    大伯颇为赞赏的点点头道:“行,能想到这点说明你不算糊涂。”

    我也没觉得有多了不起,其实在和楚森父亲聊天的过程中,我已经想到这点,风水既然可以由人来建,自然也能由人来破,而且既然有人能建好的风水以求福祉,自然就有人能破了别人的风水坏人好事。

    说白了只要有人的地方一定就会有利益上的纠纷,无论哪一行都无法避免。

    楚森却有些不太明白,问道:“如果挖铜矿的人是来破天落山的风水,他这么做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

    大伯道:“他这么做肯定是有好处的,至于说到底有什么好处?我们不是当事人,也没法肯定的说这件事,但我个人估计是因为天落山的风水犯了他的忌讳。”

    “风水还能犯人的忌讳?”我问道。

    “当然,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我替楚森爷爷修坟,他家后人因此得到了好处,这在楚森的朋友眼里看来是件好事,可对于嫉妒楚森的人肯定就不是好事了,而如果对方是楚森的竞争对手,他肯定想尽办法也要坏了坟墓周围的风水。”

    我点头道:“明白了,您说的忌讳指的是别人的忌讳,而非楚森的。”

    大伯道:“没错,当然竞争对手是最直接的原因,还有一种原因就比较可怕了,假如说天落山的风水有顶头之象,则说明这个地方将来有可能会出大人物,如果有人不希望发生这种状况,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破当地风水,这叫断龙脉,历史上每一次朝代更迭,新组阁的朝廷都会断旧朝廷的龙脉,而且是不惜人力成本。”

    我吓了一跳道:“难道天落山的风水有……”我不敢再说了,这话着实犯忌讳,不是我这种小老百姓能随便乱说的。

    大伯却摆了摆手道:“倒不是说天落山一定会出大人物,此地风水虽然已被毁殆尽,但大致雏形还是能看出的,绝不是龙兴之地,破天落山风水的人必然有钱,但未必有权,我估计此地风水应该是犯了他的某种忌讳,不过被废之地难说凶险,我劝你父亲迁走老爷子的坟墓就是为此。”

    “这么说不走是不行了?”楚森道。

    “你今年运势低落难保不是因为祖先阴宅不宁,迁坟不是因为真的已经发生什么,而是为了避免发生什么。”

    “我懂了,可是我爸那个人您也看见了,固执得很,他就是不搬我怎么办?”

    “中国人传统观念里,迁坟这种事情能不做就尽量不做,死者为大,打扰了亡灵这叫大不孝,你父亲的坚持我能理解,不过你爷爷的坟能迁则迁,最好是不要耽误。”

    话音刚落我手机就响了,接通电话居然是“老疙瘩他妈”,她的语调里充满了愁云惨雾道:“小大哥,我知道不该来招惹你,但眼瞅着孩子要被判刑,我不甘心啊,求求您高抬贵手帮帮我们娘俩吧,我就这一个老疙瘩,没他我也没法活了。”

    “阿姨,我说句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我确实觉得就你儿子那脾气如果能有政府帮忙治治他也算好事儿,否则将来说不定就会捅大篓子,到时候你是真的永远见不到他了。”

    “唉,说了你可能不信,我家这个老疙瘩其实脾气特别好,从小三好学生、优秀学生会干部不知道拿了多少,进了公交公司也是连续几年拿先进工作者,这么个好孩子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全赖他那个媳妇。”妇女越说越气。

    我不免暗中好笑道:“阿姨,没人会觉得自己儿子比人差,您儿子洗澡带着刀捅人可是我亲眼看到的,就算您媳妇确实和人勾搭了,但把责任全都推到她身上恐怕不太合适吧?”

    “就是那个贱货害的我儿子,我没有推卸责任,自从他两处了以后,这女人就没守过一天妇道,到处勾引野男人,,这女人不但自己下作,全家的女人都不正经,甚至她在的那个村子女人都不正经,是我们那疙瘩有名的婊子村。”

    这女人抹黑媳妇的方式真有点丧心病狂了,我越来越烦没好气的道:“您儿子这件事不是我不想帮,难处在哪儿我也和您说了,请您别在打电话了,如果警方愿意采用我的证词,那他们就会为您的儿子开脱罪责,如果他们不用我的证词,我就是上庭也没用,这个道理您应该明白的。”说完话我就挂断电话。

    “伤人者的母亲?”大伯问道。

    “是的,我算是明白什么叫‘护犊’了,自己儿子就是个混蛋不说,偏偏去怪女方不守妇道,简直是黑白不分。”我道。

    “哦,你是这么看的?”大伯道。

    我立刻意识到他这是话里有话,于是我试探着问道:“难道您觉得那女人说的话有可能是真的?”

    “我倒是宁愿相信他妈说的话。”大伯道。

    “我不是反驳您,但这事儿要全怪在女人身上我觉得不太合适,您看他身上的纹身,还有拿刀子就捅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人所为。”

    “持刀伤人肯定是过分了,但不能以纹身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纹身的不一定就是黑社会。”

    “我没说他是坏人,只是觉得这样一个愣头青在监狱关上几年对他来说未必是坏事。”

    “他身上的纹身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不是用来威慑人的,这叫‘岁符’,类似于符箓的作用,但是用纹身的形式表达出来,而雷神的效用除了辟邪,在东北地区也有人供奉雷神保家宅平安,婚姻稳固自然也是家宅平安的一个因素。”

    “您真的相信那女人说的话?”

    “刻岁符是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这可不是简单的纹身,岁符用的染料都是特质的,其中甚至含有松香水,刻在身上真是彻骨奇痛,而且这种剧烈的痛楚会持续很长时间,他有毅力上在自己身上刻字,说明是很爱家人的,否则也不会恼火成无理智的状态。”

    大伯始终再帮“老疙瘩”说话,我还能拎不清楚,于是我道:“大伯,您的意思是我应该替他作证了?可胖子已经威胁我了,万一他要真使损招我该怎么办?”

    “只要做事无愧于良心又何必担心这些无耻小人。”

    “您说的没错,可万一这些人要真出狠招,比如说找几个地痞流氓暗中把我砍了,我又该怎么办?”

    “小震,干咱们这行你得相信恶有恶报,邪不胜正,别人只不过威胁你两句就怕了,胆子这么小以后怎么吃这行饭?”

    “大伯说的没错,他们敢来横的咱们就和他拼,拼倒了为止。”楚森扯着嗓门喊道。

    “你冷静点行吗?咱们是打打杀杀的那类人吗?”我道。

    “流氓不过是群欺软怕硬的浑闹鼠辈,何必把他们当一回事。”大伯淡淡的道。

    “就算我们不怕流氓,可这女人只知道把所有责任头推卸到儿媳妇身上,这样的人也算不上好人吧?”

    “她是怎么说儿媳妇的?”

    于是我把妇女的话重新翻了一遍后道:“大伯,就算她儿子和儿媳妇有过节,不至于连对方一个村子的人都骂了吧?”

    “我还真没觉得他是骂人。”说罢大伯想了想对楚森道:“你家迁祖坟的事情暂时往后放放,咱们回上海一趟,见那位母亲一面,我觉得这件事可能还是和风水有关。”

    我都傻了道:“持刀行凶的事儿还能和风水扯上什么关系?”

    大伯道:“我没说这件事和风水有关,我说的是他媳妇家所在的婊子村。”
触墓惊心最新章节http://www.pncll.com/chumujingx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圣墟武神空间神墓绝美冥妻武王武动乾坤大总裁,小娇妻!傲世九重天将夜摸金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