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品诺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 触墓惊心最新章节

24、黄泉引

触墓惊心 | 作者:黑岩湘西鬼王 | 更新时间:2017-04-08 20:55:25
推荐阅读:我是大玩家超级农民圣墟最强的系统武神空间三界独尊神荒龙帝万域之王刀破苍穹神墓
    吴新伟被她晾着不免尴尬,吴天雄道:“休息片刻,等天亮我们就出发。”

    要不说我的亲戚们是真有本领之人,做过法事后虽然我离思思很近,但再也没听见婴儿的哭声,随后思思靠着沙发沉沉睡去,能看出她睡的很安逸,梦里没有任何惊悸的动作,而吴新伟则默默的坐着,和我一样毫无睡意,吴天雄、罗天宝则闭目养神。

    到了东方发白吴天雄道:“走,得抓紧时间。”

    思思被惊醒后去卫生间里洗漱一番后我问道:“睡着后没做梦?”

    她摇了摇头道:“这是近一年多来我睡的最踏实的一觉了。”吴天雄果然有手段,我也松了一口气。

    吴新伟自己有车,他给赶来的助理放了一天假后开车带着我们去了他的老家。

    路上他问道:“师傅,非得设灵堂吗?”

    “除非不做,做就必须设,缺一环都不可以。”

    “唉!村子里那些亲戚嘴巴都欠,知道了后肯定在背后乱嚼舌根。”吴新伟皱着眉头道。

    “这点小委屈和一条生命比算什么?”吴天雄一句话说的他再没声音了。

    吴新伟的老家紧邻着启东,一处名为“圆方”的村子,当地经济也不算发达,但家家户户的壮劳力都在上海打工,所以也算不上穷,而吴新伟的祖宅在整个村子里都算是上档次的,三层楼的欧式洋房建筑,门口停着一辆的福特轿车。

    停好车子吴新伟就拍了大腿一下道:“我忘了一件事,村子里现在可不实行土葬,死了的人都由村委会出钱送去火葬场火葬,我们没法在这儿给孩子起坟。”

    中国确实有很多农村实行了火葬,并且以此为政绩任务,甚至上面会定指标分派到各村执行,有时候为了完成硬性指标,甚至村与村之间会交换死亡名额,明明是这个村里死去的人,火葬时却成了另一个村子的人,这种荒唐事不少发生,如果圆方村也被摊派了指标,这婴儿的尸体一旦被村里知道就会立刻送去火葬场。

    一点不夸张的说办这事儿力度丝毫不会比计生委强行抓人流的力度逊,所以办这场丧事的消息不能轻易透露出去。

    之后吴新伟回家询问了家人,得到的消息是现在村子里已经有了明确的耕地面积标准,除了祖坟,决不允许再建新坟。

    这下没辙了,我道:“要不然再去思思的老家?”

    思思道:“我是孤儿,不知道老家在哪儿。”

    “要不然偷偷下葬行吗?孩子的坟毕竟不大。”吴新伟道。

    “丧葬法理缺一不可,而且超度仪式是需要僧人在灵堂中念经的,动静小不了。”吴天雄犯难的道。

    “找一处能土葬的地方成吗?”我道。

    罗天宝笑道:“那不就是乱葬吗?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安葬孩子,只有在他血脉根源之地入土才能算是安葬。”

    “要不然找人疏通呢?”我道。

    “不可能,我们这里抓的很严,没疏通的余地。”吴新伟犯难的道。

    商量来商量去不得其法,吴天雄道:“天黑之前如果还不能行动就得过露水,一旦尸体在外沾染了露水就会加速腐烂,这会影响本族家人的气运,严重的甚至会让活着的人倒大霉。”

    “唉,我真是后悔死了,干嘛给自己找这么一个天大的麻烦。”吴新伟都想抽自己嘴巴。

    思思冷冷道:“就算倒霉也是我们活该,想想这个孩子招谁惹谁了,咱两有谁能比孩子更倒霉的?”

    “思思,我是真没辙了,到这份上你也想想办法,说风凉话没意思。”吴新伟急道。

    “我没办法可想,大不了就给孩子陪葬,我心甘情愿。”

    思思说的自然是气话,当然这也表明了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至少她现在还能后悔自己做错的事情,并愿意付出代价,可没想到的是吴天雄居然道:“你真的愿意为这孩子陪葬?”

    思思毫不犹豫道:“我愿意。”

    吴新伟却大惊失道:“我不同意,这件事应该还有别的办法,孩子的死已令人十分痛心了,如果在赔上思思,这叫我……”

    思思冷冷道:“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我这么做是因为心疼孩子,觉得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吴天雄插言道:“你们两都少说两句,我的意思可不是让思思真的陪葬,在我们这行里有一种丧葬方式叫黄泉引,这种手段是假以活人陪葬送死人入土,意思是两人感情至深,活人直送死人到奈何桥才愿意最终分开,而丧葬的形式就是活人与死人一起下葬。”

    我惊诧的道:“这就把一个大活人给埋了?”

    “当然不会,这种下葬只是一种形式,下了墓井后一个时辰之内活人就可以出棺,然后封棺埋土,黄泉引这种丧葬方式大多用于母葬子、夫葬妻,思思和孩子是母子关系,所以正好能用。”

    吴新伟道:“可在这儿还是违法的,现在的问题是孩子无法下葬,而非以何种方式安葬他。”

    “以孩子的名义下葬肯定不成,我的意思是以大人的名义办一场生葬,以暗度陈仓的手段将孩子安葬入土。”

    “我明白了,就是以思思的名义发丧对吗?”吴新伟道。

    “是的,但挽联、神牌包括遗像用的都是孩子的,这样连村里人也不会知道其中隐情,你还可以继续做圆方村的骄傲,至于村委的人信生葬也成,不信生葬最多当咱们是搞封建迷信,但这块关节是可以疏通的对吗?”吴天雄道。

    “当然,这是完全可以疏通的,师傅,你可真是高人。”吴新伟激动了。

    吴天雄苦笑道:“高人谈不上,只是干咱们这行麻烦事少不了,遇到问题了想办法解决呗,我早就习惯了。”那一刻吴天雄凶恶的五官在我眼里柔和了许多。

    吴新伟赶紧通过家人关系和村委会协调,说是需要做一场转运的生葬仪式。

    村里人不懂啥叫“生葬”,吴天雄又去村委详细解释了种生基的过程和效果,唬的这些村干部们一愣一愣的,很快就同意了吴新伟“种生基”的要求。

    这件事搞定之后罗天宝立刻通过关系联系到最近的白事贡品销售人员,让他们送了纸锭、锡箔以及一口最小型号的薄皮棺材。

    因为就是一场薄葬的落棺仪式,所以白事用品准备的并不复杂,而孩子没有照片,也没有姓名,所以神牌和挽联都已“爱子”代称。

    一切准备停当,吴天雄让吴新伟去买一只老母鸡来,随后他用米在地下画了个圆圈后又摆了一条直线直到停着玉质棺材的床前。

    一会儿功夫吴新伟拎着一只老母鸡进了灵堂,吴天雄示意他把老母鸡放在地下,随后用手绕着鸡头转了几个圈,然后打了个响指。

    说也奇怪,随后这只老母就像失魂落魄似的,亦步亦趋的走到摆着米的地方沿着米画出的图形,一路向前吃去,先是绕了个圈,然后沿着一条直线吃到了床边。

    吴天雄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把菜刀,将老母鸡按在地下,一刀躲掉了鸡脑袋,他连看都没看将鸡的尸体丢进了床底下。

    随后他起身示意我们不可出声,推到了屋子墙壁边,随后那只没了脑袋的老母鸡居然摇摇晃晃从床底下走了出来。

    没了脑袋的鸡分辨不出方向,就像喝醉了酒的醉汉在床边歪歪扭扭的走着,流淌下的鲜血画出了一片不规则的血迹。

    一下“触墓惊心”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触墓惊心最新章节http://www.pncll.com/chumujingx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圣墟武神空间神墓绝美冥妻武王武动乾坤大总裁,小娇妻!傲世九重天将夜摸金天师